当前位置:吉林尚邦联合广告策划有限公司旅游贾庄古镇在哪里 贾庄古镇怎么样好玩吗
贾庄古镇在哪里 贾庄古镇怎么样好玩吗
2022-11-21

贾庄古镇是一处极具年代感和历史厚重感的特色古镇,拥有非常高的知名度,大家可以在这里寻求更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回忆,带着一份虔诚和探访的初心可以获得更多的收益,增长你的见闻,下面给大家分享详细的地址信息和可玩性分析。

贾庄古镇在哪里?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井陉矿区贾庄镇

贾庄古镇好玩吗?贾庄古镇怎么样?

当你第一次走进贾庄古镇,就会被眼前惊险震撼到,徜徉在老街上,仿若回到了自己童年印象中的村口,在街口,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道渡槽,一槽飞架,高耸在天,蓝天白云下,五星红旗猎猎飞舞,走到渡槽下,抬头仰望,可以清晰的看到红色标语,极具年代感。

岁月已经远去,但是人们的记忆似乎总是念念不忘,在人们心中地位非常重要。

大桥全长130米,主桥高13米,共14孔,在一个普通的山区农村,这也可以说是一件了不起的工程,大桥于1968年11月26日开工建设,1969年3月31日竣工。今天看来,它不仅仅是一个水利项目,浇灌了全村400多亩土地,一块块青石垒砌了老百姓的希望,也成为一个时代的标志。

走在张家老街,我们似乎游荡在历史与现实之间。据历史记载,800年前的北宋末期,贾庄已经是商贾重地,到清末民初,这里工商业字号已经发展到了60多家,另有染坊、缸房(做酒、醋)、皮房(制作皮货)、小炉匠等小手工及作坊十多家,从事牙行(牲口市)、货郎担(经营杂货)、山货、粮食等小摊贩近百家,贾庄成为名副其实的商贾(gu)之地。

贾庄古镇位于井陉盆地北出口上,为南北古驿道的咽喉要地,向西经过小作、桃林坪一线至山西盂县;向北经过赵东岭至平山孟耳庄;向东过试门口经库隆峰至井陉、获鹿、平山三县交汇处。这里民风淳朴,使这里成为了商贾云集之地,因此,贾庄就有了“旱码头”之美誉。

现代交通的发展让“古驿道”丧失了其功能,旱码头也成为了历史。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农村的空心化也成为难言的伤痛,当年,我们曾经重走井陉古驿道,亲眼目睹了悠悠千年的古道沧桑,也深深的感到历史过往的悲凉。

值得称赞的是,虽然远离了古道的繁华,但古镇贾庄内的文物古迹和古民居还是得到较好的保护,朝阳寺、苏家祠堂、北阁等明清建筑,让村庄显得古色古香、古韵悠长。

金面金身的“关帝圣君”庙、千年唐槐、八百年宋槐、八百年朝阳寺壁画、素有北方“清明上河图”之美誉的清末民初古镇市廛图、具有千年商贾文化的古集市等20多处文物古迹,这些古迹仍诠释着贾庄古镇昔日的繁华。

“打麻郎”民俗活动发源于宋金时代,在贾庄,已传承了数百年,当年李自成军队北上攻打京城,就曾受到过麻郎手的阻击,如今打麻郎已成为当地著名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贾庄有座《易俗化淳碑》,碑高2.4米,宽1.2米,立于明万历十年(1582年)。据碑文记载,在金国时就已有贾庄,当时分为东贾和西贾。明万历九年,两贾合为一庄,史称贾庄。贾庄的历史,至少已有900年。

贾庄村虽然名字叫贾庄,但全村却没有一户姓贾(jia),随着时代的变迁,语言的变化,商贾(gu)的(gu)开始读作(jia),贾庄也由此得名。

贾村是井陉矿区的第一大村,人口有5000多人。全村有苏、崔、张、毕、马、高、段、赵等姓,其中苏姓人口占一半还多,但在全村77个姓氏中,却没有一家姓贾。

据《贾村村志》介绍,正是由于贾庄位置特殊,商者多喜于此为市,井陉西部山区许多村庄的山货也多集中在这里交易,也有山西、邯郸武安、获鹿等外乡人在这里盖铺子经商,逐渐形成了以经营买卖为主的两片村落,当时称之为东贾和西贾(音谷),古驿道就从两村中间经过。两村合并之后,成为贾(音谷)庄,老百姓可不管那文绉绉的发音,慢慢地就叫成了贾(音假)庄。

在地形上,贾庄曾有九龙探海之说,贾庄村的地势中间低,四周高,村东南西北依次有东垴、棉花垴、石碴垴、黄垴、野鸡垴、牛王垴、真武爷垴、麻郎垴、后岭垴九条土岭,这些土岭蜿蜒深入村中,犹如九条盘龙,九龙探海因此而得名。村口的九龙探海雕塑成为这里的标志性建筑。

近年来,随着新农村建设和传统村落保护,随着旅游全域化,随着矿区整体建设思路的变化,尤其是石家庄市第五届旅游发展大会在井陉的召开,让古村落贾庄迎来一个新的发展机遇,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让这里成为石家庄井陉矿区一道靓丽的风景。

走在井陉,走在古镇,走在张家老街,我回想着这里曾经的历史和辉煌,仰望着天空飞翔的白云,突然有人说,嗨!看这里的蓝天白云多像塞罕坝呀。

矿区曾经的自然环境,我不想用语言来描述,今天的矿区,我用我实地拍摄的照片来表达。此时此刻,我的心中回荡起“故乡的云”的旋律。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年代,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费翔一曲“故乡的云”唱红大陆的歌坛,也让我们看到那些海外游子对于祖国和故乡的眷恋之情。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尽管当时我们并不富有,但故乡也绝不缺少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