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吉林尚邦联合广告策划有限公司历史幽灵巴士
幽灵巴士
2022-11-21

李晓东大学毕业后,就被招聘到市公交公司当了一名司机。跟着老司机熟悉了两天路线,第三天就独自当班了。李晓东对这份工作还算满意,但也有烦心的事:首先是驾驶的这辆车牌号,51471,号码不吉利,跑的这趟路线又偏偏是44路,更让人闹心的是沿途站名,什么凤凰台、公主坟、将军冢、万寿陵……净是跟死人有关的地方。

这是李晓东第二个星期值晚班了。八点钟,他从始发站起程,开过凤凰台,走过公主坟,乘客虽不多,但总算有人给自己壮胆。车到将军冢时,最后两个乘客也下了,李晓东心里不由得敲起鼓来,下面还有八九个站呀,他真恨不得立刻有人上车,哪怕要他垫车费也行。

李晓东战战兢兢开到下一站,老远看见站牌下没有候车乘客,正打算直接开过去,哪知车子刚开到与站牌平行,前门突然“呼啦”自动开了。李晓东诧异地看看车门控制键,是关闭状态,那车门怎会自动打开呢?猛然间,李晓东头皮一炸,“万寿陵站”四个红字透过灯箱荧光直刺眼球。虽然正值夏季,李晓东却像是掉进了冰窖一样,因为上次晚班,就在这个站牌下他看到了可怕的一幕:当他开着末班车来到这里时,发现候车的三个女人,一个一条腿,一个一只胳膊,另一个虽不缺胳膊腿,但走路却一蹦一跳像僵尸一样,吓得他“啊”一声一踩油门就跑了。一星期过去,每晚在这里他都会看见几个长相可怕且都有缺陷的女人。

得赶快离开这可怕的地方。李晓东连忙去按控制键,可毫无反应。正当李晓东心惊肉跳时,前门“呼啦”又自动关闭了。李晓东心里那个吓啊,下一站又会出现什么怪事呢?李晓东不敢想,他硬着头皮又试了试控制键,奇怪的是控制键竟又正常了。

车子返程时非常顺利,因为车上不但有乘客,而且到万寿陵站时,也没再发生车门自动打开的现象。

李晓东看看时间,离十一点半收车至少还得跑两趟,他不由得又一个寒战,顺手从工具箱里摸出大扳子长螺丝刀,放在方向盘前边,以防不测。

第二次的往返没啥悬念,虽然到万寿陵站再次发生了车门自动打开的灵异现象,但李晓东这次胆子大了不少,一是来回都有乘客上下,二是有了上次的经验,他提前留了心,观察到站牌后边除了几家仍在营业的小店铺外,没有发现其他东西。可为什么总是来的时候到这里车门会自动打开,而返程时却很正常呢?看来这种现象不是线路接触不良引起的问题!十点三十分,当李晓东开着末班车从始发站起程时,他的心揪得更紧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接 猛 鬼 俱 乐 部 之 恐 怖 旅 店

主持人说完,一个正在吸烟的男人笑了笑说 呵呵!庆幸是应该庆幸,不过我觉得鬼怪真的想要你的命,你怎么会有活的机会?接下来还是我讲一段吧!

他的话倒是引起了不少人的赞同,甚至还有人叫了一声好。

他听了嘴角微微一扬,说道: 我的故事发生在我办公的大厦里,那是我新进这家公司,第一次值班。那晚我巡视过大厦后,刚躺在床上迷迷糊糊要睡着时。隐约感觉有人推门进来了,我嘴里嘟囔了一句, 老婆还不睡呀? 突然一激灵,想起这不是在家,是在公司。揉了揉睡得惺忪的眼睛,猛然看见面前站着一位红衣女子,长发披肩,浓眉艳抹,眼神里透着骚气。只是不合时宜地出现在公司的值班室里,我惊叫道: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她先是冲着我妩媚地一笑,还抛了个媚眼,弄的我骨头都酥了,真想伸手去捏捏她那白白的小手,可还没等我有所行动。女人突然飘然而去,说她飘一点不过分,我自己也使劲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看,女人的脚离地有一段的距离,所以她不博彩通是在走,而是在飘。她的姿势很美,可我的脑子顿时 嗡 的一下,妈呀一声,拔腿就跑,一口气跑回了家,推醒老婆,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老婆冷笑地说: 睡迷糊了梦见美女了吧?鬼!哼哼 我看你是心理有鬼才对。

我听得出着老婆话里有话,感觉又冤枉又恼火,一肚子委屈。刚想躺在老婆身边睡觉,却被她一脚踹到床下吼道: 睡什么睡?赶紧回去值班去,你想被开除呀?

我这才一拍脑门,赶紧起身回公司。

家离公司很近,步行大概五分钟左右。回到公司之后,走在公司大厦的走廊里,走廊很长、很静,我每走一步,都能听到脚步的回音, 咚 咚 , 咚 咚 震得我心理发毛,东瞅瞅西望望,深怕冷不丁地冒出个人来。不过还好一直走到值班室也没什么动静,我的心才渐渐安定下来,躺在床上紧搂着电棍,不久就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

吱嘎 一声门开了。我立刻弹跳起来,然后我听见值班室外有人说话,听口音,像是同事。我心想上班时间到了?我连忙穿好衣服简单洗漱了一下,刚要走出值班室的大门突然感觉不对劲,回手拉开了窗帘,外面漆黑一片,不对,天还没亮怎么会有同事上班来呀?带着疑惑我推开值班室的门走到办公大厅,心里不住地对自己说:镇定、镇定,世上无鬼!走到办公大厅,看见里面漆黑一片,那里有什么同事?上一页123下一页

末班车上乘客寥寥无几。又都是短途,车过两三站后就下得一个不剩,令他欣慰的是,万寿陵站牌下有人候车。李晓东刚刚踩下刹车闸,不料前门“呼啦”又自动开了,车门开处,走上来一个腿脚不便的残疾中年人,只见他刷完公交卡,在靠前的座上坐下后,前门“呼啦”又自动关闭了。李晓东仔细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个五官扭曲、嘴巴阔大、鼻子塌陷、面貌丑陋的残疾中年人有些面熟,却一时又想不起来曾经在哪里见过。

好歹熬过了这个夜班,李晓东十分庆幸,除了前门自动开关外,没有遇到其他灵异事件!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钟,他胡乱吃了点东西,决定去万寿陵站看个究竟。转悠一上午,一无所获,只看到昨晚坐末班车的那个残疾中年人在站牌后面开着一家无线电器修理铺。他打电话问另两位同事,晚间行车有无异常,两人都说没有。这就怪了,为什么人家开车时就没事呢?

可怕的晚班又来了,李晓东忐忑不安地上了路。这会儿,李晓东又开着空车到了万寿陵站。牌下等车的还是昨晚那个面貌丑陋的残疾中年人。李晓东停下车后精神紧张地盯着前门,出乎意料的是前门竟然没有一点动静,他又故意拖延半分钟,前门依旧正常,直到那残疾中年人走到前门口,他才按下开启键。那中年人在车门边坐下来后,见李晓东仍在看着前门发呆,便问:“师傅,怎么不开车走啊?”李晓东这才关上车门支吾道:“噢,这……就走。”残疾中年人又问:“师傅,你是在奇怪车门为什么不自动开关吧?”李晓东一怔:“你,你怎么知道这事?”残疾中年人神秘地笑笑,说:“今天晚上它不会了。”李晓东半天才结巴着问:“为,为什么?”那人卖着关子说:“以后只要你到这个站时按照规定主动停车,车门就永远不会再自动开关了。”

李晓东扭头仔细打量着对方,猛地想起半个多月前自己值第一个晚班时的情景:那天晚上十点多钟,天空下着瓢泼大雨,雷鸣电闪,李晓东心情紧张万分地开着空无一人的末班车,到了万寿陵站,正准备停车时,忽然借着昏暗的路灯,他看到等车人雨衣下边那张恐怖可怕的面孔,顿时惊得毛骨悚然,下意识地一踩油门,飞快地把车开走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想到这里,李晓东连忙道歉说:“大叔,那天晚上实在是对不住你!”那人仍笑着说:“我知道你是新手,这条路线上的站名也让你害怕,而且我这相貌也让你受了惊吓,但是你再胆小,也不该每一趟到这里都不给停车啊。”残疾中年人抬手指指自己店铺后边不远处。“你知道吗?那里是一家福利玩具厂,员工全是残疾妇女,家住在七八里外的市郊,有几次下夜班时你不停车,她们都是相互搀扶着,一瘸一拐走回家去的……所以,后来我就利用自己在电器方面的一技之长,做了这个小玩意方便她们。”那人说着,站起身从车门上端摘下一个用透明胶布包着、像电子手表里微型电池一样的东西,接着又从身上掏出一个手机大小的遥控器递给李晓东,意味深长地说:“我想,也许以后不会再用到它了,留给你做个纪念吧。”“那,这两个晚上怎么没见她们呢?”“她们厂因为提前完成了生产任务,放假一周,下星期就该上班了吧……”

李晓东红着脸,长吁了一口气。

上一页1234下一页

人是杂食类动物,说白了什么都吃。中国人,特别是汉族人偏好素食,主食既为五谷。古代也有那么一句话,五谷丰登,表示只要丰收粮食就算富裕了。但是中国人对于肉却有着更加特殊的感情。三牲五禽,小到一只鸡,大到一头牛,在中国古代肉的重要性远远大于种植类,盛肉就有专门的礼器 鼎,所以最初的祭祀就是把牲口烹了,然后祭给天地。直到后来才代表性的祭祀一番,鼎也就成了一个特定的礼器,不一定盛肉。但是在春秋战国时期就算是家中小聚,也必须要有豆这样特殊的盛器来装肉。每年祭祖必不可少的就是那猪羊牛三牲。

我就喜欢吃肉,有肉就大块朵颐。白翌一直很纳闷,我那么吃肉,怎么就没见我长块头呢。其实这点我也很郁闷,你说一男人如果没些肌肉什么的,那还算什么男子汉?不能给人安全感呐,难怪我都老大不小了,居然连一个女朋友也没,很大部分原因估计就是出在这上面。

话说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次为一个新副本的人员配置问题开群聊会议,六子依然一副俗不可耐的爆发户行为模式,有的时候我都感觉奇怪,那么多年的国画修养,怎么就熏陶出他这么个俗人?不过即便如此这小子的能力还算不错,游戏控制能力很好,很快大伙就忘记了他以前干的那些蠢事,总算是彻底的打入了我们工蜂团的内部了,也开始和我们称兄道弟,一起搞副本装备。

兄弟们大多数都是老玩家,其中也不乏能人。有些哥们就是专门的职业玩家,俗称高玩。在他们之中,我技术虽然不是最过硬的,但是人员调配的不错,也属于半个狗头军师。当我正要详细的解释这次副本BOSS的属性和绝招的时候,身后的白翌突然说道: 喂,冰箱里没肉了,去买些五花肉回来。 口气和我老爸使唤我老妈的时候一模一样。

我顿时心中不快,头也不回的说: 没空,要么你去买,回来钱算一下,咱们对半。

白翌没有反应,只听见他翻了几页的书,最后淡淡的说了句: 那么晚饭还是下阳春面吧。 过了片刻,他又说: 哦,对了,我想起来面也没了,你还是得给我去买。

我的思路多次被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给打断,不免有些动肝火,再加上前几次被白翌使唤的经历,本来就有些烦躁的我内心不禁升起一股无名火。我猛的站起来,回头对着白翌怒视道: 你以为你老几!什么事都使唤我! 我瞪着眼睛,尽量惦着脚,让个子尽量看上去高些。上一页1234下一页